6首寫于逆境中的詩詞,太勵志了,獻給每一位正在努力的人

人生,哪有事事如意,生活,哪有樣樣順心。

但一星隕落,黯淡不了星空燦爛;一花凋零,荒蕪不了整個春天。

人生路上,有成功的[高·潮],也有失敗的低谷。但人的潛力是無限的,只要還有一股斗志,只要「爬起來的次數比跌倒的次數多一次」,就能夠再次咸魚翻身,東山再起。

今天詩詞君為大家分享6首寫于逆境中的詩詞,句句治愈,勝過你今年讀的所有心靈雞湯!

人生不如意,山水可治愈

《終南別業》

唐·王維

中歲頗好道,晚家南山陲。

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

行到水窮處,坐看云起時。

偶然值林叟,談笑無還期。

王維晚年官至尚書右丞,職務不小。其實,由于政局變化反復,他早已看到仕途的艱險,便想超脫這個煩擾的塵世。

他吃齋奉佛,悠閑自在,大約四十歲后,就開始過著亦官亦隱的生活。

在輞川的山水中,王維治愈了自己。

他經常一人漫游在輞川的山水之間,獨自享受著山水佳趣。走到水流的盡頭,坐下看天上云卷云舒。

如果你在生活中也透不過氣來,不如走進自然,純粹而寧靜的自然,會治愈你的內心。

心情不美麗,美食來治愈

《初到黃州》宋·蘇軾

自笑平生為口忙,老來事業轉荒唐。

長江繞郭知魚美,好竹連山覺筍香

逐客不妨員外置,詩人例作水曹郎。

只慚無補絲毫事,尚費官家壓酒囊。

因為「烏台詩案」,四十三歲的蘇軾被貶到黃州,作黃州團練副使,諸事都要受到監督。

從一方大員被貶到黃州小吏,蘇軾面臨著人生最大的挫折。

智慧如蘇軾,總會自己治愈自己,在黃州,治愈他的,是美食。

剛來到黃州,他看上了這里的美食:

長江環抱城郭,深知江魚味美,茂竹漫山遍野,只覺陣陣筍香。

被貶謫,卻依然能從悲慘境遇中發現小美好,蘇軾,真是智慧的人。

人生總有苦難,在苦難的包圍中,總會有一個縫隙透出光來,讓我們重拾生活的希望。

無法改變現實,不如坦然接受

《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宋·蘇軾

王定國歌兒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麗,善應對,家世住京師。定國南遷歸,余問柔:「廣南風土, 應是不好?」柔對曰:「此心安處,便是吾鄉。」因為綴詞云。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王定國是蘇軾的朋友,受蘇軾「烏台詩案」的連累,他被貶到嶺南。

家人散盡,唯有侍人寓娘不離不棄,跟隨王定國到了嶺南,兩人在嶺南度過了一段艱苦的日子。

多年之后,他們北歸,蘇軾問寓娘:嶺南的生活應該不好吧?

寓娘卻微微一笑:心安寧之時,處處都是故鄉。

不管問題有多難,情況有多悲慘,只要還能笑,就會有重新活過來的機會。

無法改變現實時,不如微笑面對,影響我們的,從來不是環境,而是心境。

不能被人理解,也要守住初心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二首·其二》清·林則徐

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支。

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謫居正是君恩厚,養拙剛于戍卒宜。

戲與山妻談故事,試吟斷送老頭皮。

林則徐抗英有功,卻遭投降派誣陷,被道光帝革職,發配伊犁,效力贖罪。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7月14日),林則徐被發配到新疆伊犁,詩人在古城西安與妻子離別赴伊犁時,在滿腔憤怒下寫下此詩。

即使面臨被發配的結局,林則徐無悔堅守初心: 他說如果對國家有利,我將不顧生死。難道能因為有禍就躲避、有福就上前迎受嗎

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會有結果,但總有一些堅持,能從一寸的冰封土地里,培育出十萬朵怒放的薔薇。

為了理想而堅持,不懼風雨的人,永遠值得所有人尊敬。

即使身處困境,也有樂觀心態

《秋詞二首·其一》

唐·劉禹錫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

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因為「永貞革新」的失敗,劉禹錫被貶為朗州司馬,這一年他三十四歲。

在正值春風得意時,卻被趕出了朝廷,在遭受了人生的嚴重打擊后,劉禹錫并沒有消沉下去。

朗州的秋天來了,劉禹錫寫道:自古以來,騷人墨客都悲嘆秋天蕭條、凄涼、空曠。我卻說秋天遠遠勝過春天。秋日天高氣爽,晴空萬里。一只仙鶴直沖云霄推開層云,也激發我的詩情飛向萬里晴空。

劉禹錫將自己內心的一腔豪情都傾訴在這秋景中,在他筆下,秋景不遜于春景,代表著自己內心高揚的心情。

遇到不幸和痛苦,不要怨天尤人,坦然樂觀的面對。 你臥床不起時,要想到有人早已命歸黃泉,活著就是幸福。你破產了,一夜之間回到了解放前,要想到你還有余生的時間,還能拼命,有機會翻本就是幸福。

就算備受打擊,也能瀟灑向前

《臨江仙·未遇行藏誰肯信》

宋·侯蒙

未遇行藏誰肯信,如今方表名蹤。

無端良匠畫形容。

當風輕借力,一舉入高空。

才得吹噓身漸穩,只疑遠赴蟾宮。

雨馀時候夕陽紅。

幾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侯蒙是宋代人,他其貌不揚,一直以來都沒考中科舉。有一些紈绔之徒,就把他的畫像畫在風箏上,譏笑他妄想上天。

沒想到,侯蒙哈哈大笑,將這首《臨江仙》題在風箏上。

他說: 畫工將我畫在風箏上,那麼我正好借著風力,乘風直上。

另一方面,侯蒙也是借風箏上天來表達自己一飛沖天的志向。

別人對侯蒙的譏笑,卻變成了他抒發志向的絕妙手段。

生活是一團麻,無趣的人把它擰成一個結,有趣的人把它挽成一朵花兒。

就算備受打擊,也要瀟灑向前,一個人能釋懷與放下的東西越多,內心就越富足。

人生,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總有波濤在前方,總有險山在路上,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堅持挺住。

當你咬牙挺過各種難以逾越的內心痛苦,當你堅持走過一段孤獨的長路,你會發現,一切并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難。

一個人的才華往往不在于順境中取得的成功,而表現在從逆境中走出一條拓荒的路。

所以,加油吧,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