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多年前,蘇軾熬夜找朋友賞月,寫下一篇古文,太暖太治愈了

幾乎70%的現代人都會熬夜。

你熬夜的時候會干什麼?

刷劇?看朋友圈?吃東西?或者數羊?

現代人愛熬夜,大文豪蘇軾也愛熬夜。

900多年前,蘇軾熬夜找朋友賞月,寫下一篇古文,短短85個字治愈后世無數人。

蘇軾的朋友叫張懷民,這篇古文名為《記承天寺夜游》。

《記承天寺夜游》

元豐六年十月十二日夜,解衣欲睡,月色入戶,欣然起行。念無與為樂者,遂至承天寺尋張懷民。懷民亦未寢,相與步于中庭。庭下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橫,蓋竹柏影也。何夜無月?何處無竹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者耳。

一起「熬夜」的朋友

讓人幸福

這一次熬夜發生在黃州。

元豐六年,就是宋神宗1083年。

因為烏台詩案,蘇軾被貶到黃州三年了。

十月十二的夜晚,蘇軾脫了衣服準備睡覺,卻發現月色照了進來,何不賞月去呢?

說走就走,蘇軾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間。

「如此好的月色,找誰跟我一起共游呢?」

蘇軾自然而然地想到張懷民。

張懷民住在承天寺,蘇軾一路走到承天寺。

令他驚喜的是,「懷民亦未寢」。

兩人就在寺中的庭院散步。

庭院中的月光像空明清澈的積水,其中還有水藻、水荇縱橫交錯,原來呀,那是竹子和松柏的影子。

在空明的月光中,蘇軾與張懷民度過了美好的一晚。

全文85個字,如一曲治愈小品,其中的閑適千百年來治愈了無數人。

前些日子,「懷民亦未寢」上了熱搜。

有人說,這是一句最治愈的話。

是啊,如果你在深夜里,想要看月光,一個電話過去,朋友馬上就到,兩人看著月亮,聊著天,直到天明,盡興而歸。

對于一個成年人來說,打開手機就能找到一個可以隨時隨地約出來的朋友,是一件最讓人幸福的事。

為你付出的朋友

治愈人生

來自朋友的治愈可以溫暖人的一生。

魯迅先生也有一群少年時的朋友。

在《社戲》中,魯迅先生記錄了自己年少時和朋友看社戲的故事。

那一年,十一二歲的魯迅隨著母親回到外祖母家。

在這里,他認識了一群熱情的小伙伴。

為了實現魯迅去趙村看戲的愿望,幾個小伙伴撐著船,趕著夜路到了趙村。

看完戲,伴著兩岸的豆麥和水草的清香,他們又趕著夜路回家。

路上,不知誰提議餓了。

幾個小伙伴,摘了蠶豆,在船上煮了豆子吃。

吃完豆子,伴著皎潔的月光,他們撐船回了家。

那一夜給小小的魯迅留下幼時最美好的記憶。

在《社戲》最后,魯迅說: 一直到現在,我實在再沒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戲了。

長大后的魯迅,一定吃過更美味的豆子,看過更精彩的戲劇,可在他眼中卻都比不上小時候那夜看的戲,那夜吃的豆子。

因為沒有了那一群無邪的朋友,那一群天真而可愛的朋友,在深夜劃著船,帶他去看戲,在深夜的蘆葦蕩里煮豆子。

有朋友的夜晚,戲格外好看,豆子格外好吃。

一如人生,有朋友的時候,格外的高興,因為他們可以拂去人生的風塵。

好朋友不是爭取來的

而是在各自的道路上奔跑時遇見的

誰不想有一個相知相伴的好朋友呢?

可事實上,好朋友不是求來的,而是在各自的道路上奔跑時遇見的。

因為志同道合,柳宗元和劉禹錫也結成了一生的好友。

兩人懷著熱情,共同參加了「永貞革新」。

革新失敗后,兩人一同被貶。

人生失意沒有消磨掉兩人的意志,卻使他們的友情更加堅固。

在又一次分別時,柳宗元與劉禹錫相約: 晚歲當為鄰舍翁。

等老了,還要做鄰居呢!

張岱也有這樣的幸運。

那一年,他住在西湖邊,大雪茫茫,天下皆白。

他想要去湖心亭看雪,于是,坐著小舟,獨自前行。

雪夜里,也許只有他一個人有這樣的閑情吧。

等到了湖心亭,卻發現早已有兩個人煮酒賞雪。

本以為是寂寞的旅程,卻驚喜的遇到了和他一樣想法的人。

我想,張岱和他們一定成為了好友吧!

當你在自己喜歡的路上奔跑,一定會碰到志同道合的人。

當你用真誠回應朋友時,一定會碰到真心相待的朋友。

畢竟, 真心要用真心來換。

每次睡不著的時候,就會想起這篇《記承天寺夜游》。

想要一個「張懷民」這樣的好友。

當你想熬夜賞月時,或者想要傾訴時,一個電話過去,發現「懷民亦未寢」,他如約而來。

朋友,能拂去心上的風塵。

也許,你正遭受人生的低谷,需要傾訴,他強撐著陪你聊到深夜,只為減輕你的悲傷。

愿每一個人都能遇見自己的「張懷民」,愿你們都有這樣的朋友,治愈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