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詩配雪景,與您盡賞冬雪之美

自古文人皆愛雪。

在冷冽的冬日里,聽一曲清寒小調,溫一壺陳年老酒,賞一窗素裹銀裝,品一首唐詩宋詞,偷得浮生半日閑。

人生愜意之事,莫過于此。

01

《夜雪》

〔唐〕白居易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雪壓折竹枝的聲音,在寧靜的雪夜里不時的響起,詩人聽著折竹聲,便分辨出這來的是一場大雪。

晚明文人高濂的《山窗聽雪敲竹》里說,「 飛雪有聲,惟在竹間最雅。山窗寒夜,時聽雪灑竹林,淅瀝蕭蕭,連翩瑟瑟,聲韻悠然,逸我清聽。」

愿我們都能擁有此等詩心與情懷,在嚴冬里亦能體會古人聽雪敲竹的雅趣。

02

《山中雪后》

〔清〕鄭燮

晨起開門雪滿山,雪晴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凍,一種清孤不等閑。

清晨起,打開門看到的是滿山的皚皚白雪。

雪后初晴,院子里,屋檐下長長的冰溜子還未融化, 墻角的梅花枝條仍被冰雪凝凍。詩人不禁贊嘆:梅花這般清高堅韌的性格,是多麼不尋常啊!

梅花與蘭花、竹子、菊花一起列為「四君子」,與松、竹并稱為「歲寒三友」。 古人對梅情有獨鐘,視賞梅為一件雅事。

03

《雪梅》

〔宋〕盧鉞

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已入寒冬,放望眼去,天地白茫茫一片。冰天雪地里只見那一簇簇隨風搖曳的梅花還在凌寒盛放。

梅與雪是萬物蕭條中僅存的一抹淡雅,難以去評議誰的高下,只得擱筆好好思量。

梅花須遜讓雪花三分晶瑩潔白,雪花卻輸給梅花一段清香。

04

《卜算子·詠梅》

〔宋〕陸游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著 同:著)

驛站之外的斷橋邊,梅花默默地盛開著。

暮色將至,它又將遭受新一輪風霜的摧殘。可梅花毫不畏懼, 它不介意風吹雨打,也不在乎無人過問,更不屑同百花爭寵,只如往常般散發著縷縷清香。

世間最難得的就是歷經滄桑而初心不改、飽經風霜而本色依舊。故梅花雖不是稀罕之物,古往今來無數文人墨客也屢屢為之傾倒。

05

《問劉十九》

〔唐〕白居易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新釀的米酒,色綠香濃;小小紅泥爐,燒得殷紅。

天快黑了大雪將至, 你是否愿意一顧寒舍共飲一杯暖酒?

溫酒的習俗自古就有,經過加熱后的酒,不僅香味更充分,且口感更好,還有暖胃之功效。

風寒霜重的窮冬,不若備一壺好酒,一室暖爐。邀上三兩好友小酌一番,醉看萬物酣眠,靜候雪落傾城。

06

《江雪》

〔唐〕柳宗元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下著大雪的江面上,一葉小舟,一位老翁,獨自在江心垂釣。

在刺骨的寒風中,在荒無人跡的江面上,連飛鳥的身影都已絕跡,為何這位漁翁卻執著于此?

冷夜有清音,歲寒有清歡。任憑風吹雪打,我自巋然不動,與寒冬斗爭,與魚兒較勁,垂釣之樂,只有釣魚的人才懂。

07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唐〕岑參

(節選)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一夜之間,冬雪將枯敗萬物點綴得如詩如畫。仿佛一夜之間春風吹來,樹上有如梨花爭相開放。

隨著白雪翩躚而至,遠處的山,近處的樓房青磚黛瓦都披上了輕盈的仙袍。

楊萬里的《觀雪》詩 :「落盡瓊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無香。」老天不惜的雪花,在人間卻是受寵得很。

08

《別董大》

〔唐〕高適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春夏秋冬,四時之景各有不同,我們見過春天的明光瀲滟,賞過夏天的滿目翠綠,看過秋天的柚黃橘紅,也踏過冬天的皚皚白雪。

林清玄說過, 「冷暖原來最深刻的感受,不是在肌膚上的,而是心情的。」

遠方的朋友,在這紛紛揚揚的大雪里,我們只訴溫暖不言別離。 冬日雖寒,心熱則暖。

冬日暖陽下

是慵懶自在的負暄閑坐

大雪飄零時

是其樂融融的圍爐寒暄

瑟瑟寒風中

是暖人心神的人間煙火氣

四季輪回,忽而已冬

愿您及家人

萬事勝意,手握溫暖

安安穩穩的度過一冬又一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