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這首詞藏著愛情最美的模樣

「有我所念人,隔在遠遠鄉」,總有一句詩詞,寫盡你的悲歡離合,總有一句詩詞,訴盡你的款款心曲,如果自己也能寫首詩,訴一訴此時的心情,該多好呀!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有多少人是因為被這句話深深打動,而知道了這首名為《摸魚兒 雁丘詞》的詞,知道了這首詞的作者元好問。

元好問生在宋元交替的亂世,他的一生,正如清代著名學者趙翼《題遺山詩》中所說:

身閱興亡浩劫空,兩朝文獻一衰翁。

無官未害餐周粟,有史深愁失楚弓。

行殿幽蘭悲夜火,故都喬木泣秋風。

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生在大動亂的時代,元好問卻憑借著自己敏感纖細的情思,寫出了一個時代的種種滄桑,并最終成為金元之際的一代文宗。

這首詞約寫于公元1205年,即金章宗泰和五年,這一年元好問16歲,正準備赴京趕考。

詞前有一段小序,記敘了這首詞的創作背景:

乙丑歲赴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買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壘石為識,號曰「雁丘」。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今改定之。

路途之上,他遇到了一位捕雁人。

從捕雁人那里,他聽到了關于一對大雁的故事。

捕雁人說,他今天遇到了一對大雁。其中一只被捕殺,另一只則從罩網中脫身。

奇怪的是,這只好不容易掙脫網羅的大雁卻并不逃跑,而是繞著已死去的那只哀哀悲鳴起來。

再然后,這只大雁竟從空中急速墜落,撞向了山邊懸崖,竟是殉情而死。

元好問聽了之后,內心突然震動不已。

他當即買下了這對大雁,將它們合葬在了汾水旁,并建了一座小小的墳塋,取名「雁丘」。

之后,他更執筆寫下了一首凄婉纏綿、流傳至今的愛情悲歌,這便是《摸魚兒 雁丘詞》。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在金庸先生的《神雕俠侶》里,「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這句話,更是借著李莫愁之口,反復出現。

李莫愁年少時與陸展元相戀,卻慘遭拋棄,此后她性情大變,為愛成魔,一遍遍反復吟唱著這首曲辭。

只因為它實在是說盡了天下間癡兒怨女的心事啊!

詩人問,人世間的情愛,究竟是什麼東西呢?為什麼它會讓人甘愿生死相許、黃泉后土不離不棄呢?

你看那一對大雁,天南也好,地北也好,寒暑也好,春秋也好,它們都成雙成對,比翼雙飛。

相聚的快樂,離別的凄苦,不正是因為人世間有這無數的癡兒女嗎?

而元好問自己,又何嘗不是一位「情癡」、「情種」呢?

元好問一生只有一位妻子,從18歲時與妻子張嫻結婚,到42歲時妻子因病去世,兩人始終相依相守。

在元好問最不得志的日子里,妻子始終不離不棄,為元好問生下四個兒子、五個女兒。

而元好問亦對妻子忠貞,從不踏足花街柳巷,一生更是沒有任何緋聞傳出。

妻子去世后,元好問一連為妻子寫下了三首祭詞,其中一首《三奠子離南陽后作》更是滿懷深情。

悵韶華流轉,無計留連。行樂地,一凄然。

笙歌寒食後,桃李惡風前。連環玉,回文錦,兩纏綿。

芳塵未遠,幽意誰傳。千古恨,再生緣。

衾香易冷,孤枕夢難圓。西窗雨,南樓月,夜如年。

詞的上闋,詩人回憶過往與妻子恩愛相守的美好時光;下闋,則寫詩人在妻子去世后,對她的刻骨思念,孤枕難眠。

如今的我們,生活在一個速食愛情的時代,如古人那般繾綣的愛情,似乎越來越難以尋覓到。

可即便如此,我想我們會依然期待愛,依然迫切地等待著一份愛。

什麼是愛情最美的模樣?

在我看來,不過是四個字,生死相許!

那麼在你的心中,最美的愛情又該是什麼模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