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夜聽雪、煮雪烹茶:古人冬天的浪漫,都在雪里

冬日雖寒冷蕭瑟,

但在詩詞的世界里,

卻別有一番意趣與浪漫。

大雪壓枝的松竹,

傲雪綻放的紅梅,

暖意融融的火爐,

化雪烹煮的香茶,

……

今天,

就讓我們跟隨詩人的腳步,

去感受古時冬日的愜意與浪漫。

靜夜聽雪

已訝衾枕冷,復見窗戶明。

夜深知雪重,時聞折竹聲。

——唐·白居易《夜雪》

飛雪有聲,惟在竹間最雅。

山窗寒夜,時聽雪灑竹林,

淅瀝蕭蕭,連翩瑟瑟,聲韻悠然。

忽爾逥風交急,折竹一聲,使人寒氈增冷。

茫茫世界,聽細細雪落。

在萬物自在從容的節律中,

感受內心的平和與寧靜。

駕舟游湖

崇禎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

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

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

擁毳衣爐火,獨往湖心亭看雪。

——明·張岱《湖心亭看雪》節選

雪后的西湖,

就像一幅徐徐展開的山水卷軸。

湖面上冰花一片彌漫,

天與云與山與水,

渾然一體,白茫茫一片。

湖上的影子,只有一道長堤的痕跡,

一點湖心亭的輪廓,和一葉小舟,

舟中的兩三粒人影罷了。

踏雪尋梅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去,禽窺素艷來。

——唐·齊己《早梅》

萬木凋零的冷冬,

獨有梅花煥發了生機。

山村鄉野一片皚皚深雪中,

一枝紅梅傲然開放。

雪掩孤村,苔枝綴玉,

梅花幽香,隨風輕輕飄蕩,

那素雅姿態連鳥兒都忍不住偷偷探看。

堆雪獅

瑤花飛處憶瑤姬,一日傾杯十二時。

青玉案前呵凍手,推窗自塑雪獅兒。

——宋·胡仲弓《宮詞》

現代人一到下雪最愛的便是堆雪人,

而在宋代,更流行在雪天堆「獅子」。

王沂孫的《聲聲慢·催雪》中

訴說了冬日時女子對堆雪獅的企盼

彩索金鈴,佳人等塑獅兒。

宋代著作《八聲甘州》中

則最早記錄了當年雪地的場景:

甚花間、兒女笑盈盈,人添雪獅成。

雪中垂釣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唐·柳宗元《江雪》

古時候,

就是有一些偏執風骨的人,

喜歡做些別人不做的事情。

比如獨自在江心垂釣的老翁。

湖面大雪紛飛,

山中飛鳥絕跡,路上不見行人蹤影,

他披戴著蓑笠,坐于舟中,

任憑風吹雪打,獨享垂釣之樂。

煮雪烹茶

雪液清甘漲井泉,自攜茶灶就烹煎。

一毫無復關心事,不枉人間住百年。

——宋·陸游《雪后煎茶》

下雪天最風雅的事,

莫過于約三五好友,煮雪烹茶。

屋外朔風凜冽,雪花飄灑,

屋內爐火通紅,火苗噼噼【啪☆啪】。

白雪化成水,茶葉在茶罏中浮沉。

眾人圍爐而坐,

靜聽汩汩水沸,手捧一盞清茶,

閑談人間百事,忘卻世間煩擾。

圍爐小酌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唐·白居易《問劉十九》

冬日與好友相聚,

應當取一壇陳年美酒,

置于爐上溫熱,任其滿屋飄香。

舉杯相碰,促膝談歡。

窗外是清寒世界,屋內是溫暖人間

這大概就是冬日最浪漫的事了吧!

沐浴暖陽

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

負暄閉目坐,和氣生肌膚。

初似飲醇醪,又如蟄者蘇。

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

曠然忘所在,心與虛空俱。

——唐·白居易《負冬日》

冬天暖陽,是稀有之珍寶。

坐于庭院一隅,背靠著椅背,

瞇縫著雙眼,享受這難得的靜謐。

柔暖的日光,

讓人仿佛醉在醇醪佳釀之中。

前所未有的放松,

沒有牽掛、忘卻憂愁,

身心都已融入遙遠的碧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