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寫初冬最美的一首詩,僅28字,結尾14個字最適合冬天發朋友圈

霜降遠去,立冬剛過。

如果將人生比作四季,春天,代表蓬勃的少年,夏天,代表熱烈的青年,秋天,代表意氣風發的中年,冬天,代表滄桑的晚年。

人最害怕冬天,也最害怕老去。

可蘇軾不一樣,他說初冬是一年之中最美的時節。

立冬時節,蘇軾寫下最絢麗的一首初冬詩,結尾14字最適合冬天分享到朋友圈。

詩名《贈劉景文》。

贈劉景文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這首詩是蘇軾送給劉景文的一首詩。

劉景文是誰?

他是蘇軾的朋友。

元佑五年(1090年),蘇軾任杭州太守,劉景文任兩浙兵馬都監。

蘇軾是文官,劉景文是武官,愛讀書,有文采,兩人一見如故,結為好友。

劉景文的父親劉平,是一個戰斗英雄。

宋仁宗時,西夏的李元昊襲擊延州,劉平奉命增援,在三川口與西夏重兵相會。

雙方激戰之后,劉平不敵被俘,后來在興州去世。

劉景文是劉平的小兒子,繼承父親的遺風,成為武將。

劉景文愛讀書,愛寫詩,是一個書癡,他把所有的工資,都拿來買書。

雖然身為將門之后,輕利重義,劉景文卻并沒有得到朝廷的重用。

蘇軾看不過去了,他給朝廷上了一封奏章——《乞擢用劉季孫狀》。

把劉平、劉景文父子夸了一遍,說劉景文「博通史傳,輕利重義」,希望朝廷能重用他。

在蘇軾的推薦下,朝廷任命劉景文為隰州知州。

彼時,劉景文已經58歲了。

58歲,馬上就到花甲之年了,是人生的暮年了。

蘇軾唯恐友人哀傷,揮筆寫下一首《贈劉景文》: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湖面上的荷葉,像一張大大的擎雨傘。

如今,荷葉殘敗了,擎雨傘也沒有了。

菊花凋零了,只剩下它的枝干,挺立在風霜中。

這是典型的初冬時節的景物,衰敗而蕭瑟,聽者都會低落吧。

這真的是鼓勵人的嗎?

蘇軾卻筆鋒一轉: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朋友,你一定要記住,一年中最美好的時節,就是橙子黃了、橘子綠了的時候呀。

「橙黃橘綠」時,正是深秋、初冬之時。

秋末冬初,葉子落了,花也殘了,整個世界都是冷冷清清的。

可是,令人欣喜的是,枝頭的橙子黃了、橘子綠了,一黃一綠,讓人賞心悅目。

本是冷落凄涼的冬日,在蘇軾筆下,卻是豐收而絢麗的。

與春秋夏不同,冬天可贊的植物不多,而橘是其中最耀眼的一個。

蘇軾并不是第一個贊橘的人。

早在兩千多年前,楚國大詩人屈原曾寫下一首詩——《橘頌》。

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精色內白,類任道兮。

紛缊宜脩,姱而不丑兮。

屈原熱情地贊頌著:橘樹傲霜斗雪,如志士一般堅守。

張九齡也說: 江南有丹橘,經冬猶綠林。豈伊地氣暖?自有歲寒心。

橘樹如松柏一樣,耐寒不懼風雪。

蘇軾是在說冬天,也是在說劉景文。

人生如四季。

雖然劉景文年屆六十,但是,依然不輸給年輕的人,劉景文的品行,猶如橘樹。

菊花、橘樹之所以被贊頌,就是因為它們生在冬天,卻依然能生存、結果,堅守美麗。

冬天來了,即使在四季的末尾,橘樹依然可以綻放出美麗,結出果實。

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即使已到了人生的暮年,依然可以奮發圖強,有一番作為,所以,低沉什麼呢?

蘇軾用美麗的冬景,用橙黃橘綠鼓勵著朋友。

當劉景文讀到這首詩,一定會感覺很溫暖吧。

決定人的成就的,從來不是年齡。

人只要有一股不服輸的精神,就會有光彩。記住:只要你不慫,生活沒辦法撂倒你。

幾百年前,曹操東征烏桓,勝利后路過碣石,感慨萬千。

此時的曹操,已經53歲了,已經過了知天命的他,依然胸有大志。

他寫下一首《龜雖壽》:

神龜雖壽,猶有竟時。

螣蛇乘霧,終為土灰。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盈縮之期,不但在天;

養怡之福,可得永年。

幸甚至哉,歌以詠志。

「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豪邁且壯哉,激起人心中無限的豪情。

有人總說:已經晚了。實際上,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光。

對于一個真正有所追求的人來說,生命的每個時期都是年輕的、及時的。

可以難過,可以沮喪,但惟獨不可以停下往前走的腳步。

誰說冬日沒有好時光,蘇軾說: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