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首經典詠物詩詞,一首一個千古名句,最愛蘇軾和陸游的

唐德宗貞元年間,年僅十六歲的白居易來到長安,謁見當時的文壇大佬顧況。

白居易呈上自己的詩作,顧況看了他的名字: 白居易。

旋即說道: 居長安,大不易。

他翻看白居易的詩作,當他讀到開頭的詩句「咸陽原上草,一歲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時,拍案叫絕。

他說: 寫出這樣的詩作,居長安也容易呀。

眾所周知,這句詩出自白居易的《賦得古原草送別》。

這是一首詠物詩。以萋萋芳草喻送別的不舍之情,千古為之傳誦。

在詩詞中,不管優秀的詠物詩,詩人們以物抒心,托物言志,用花木蟲鳥訴說著內心的感受。

詩詞君分享十首詠物詩,每一首都是經典名作,值得我們一讀再讀。

1、最高潔傲世的詠蟬詩: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蟬》

唐·虞世南

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

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虞世南是貞觀年間的名臣,博學多能,高潔耿介,他覺得自己像極了蟬。

蟬垂下觸須吸吮著甘甜的露水,稀疏的梧桐之上,不時傳來蟬清遠的聲音。正是因為站得高遠,聲音才傳得遠,而不是借助秋風的力量。

「居高能致遠」虞世南說得一個哲理:品格高尚的人,并不需要某種外在的憑借(例如權勢地位、有力者的幫助),自能聲名遠揚。

能力到位了,自然就是聲揚海外,不需要借勢。

2、最驚心動魄的詠石灰詩: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石灰吟》

明·于謙

千錘萬鑿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閑。

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

于謙是明代名臣,相傳有一天,他信步走到一座石灰窯前,觀看師傅們煅燒石灰。他深有感觸,略加思索之后便寫下了此詩。

石灰石只有經過千萬次錘打才能從深山里開采出來,它把熊熊烈火的焚燒當作很平常的一件事。即使粉身碎骨也毫不懼怕,甘愿把一身清白留在人世間。

「粉骨碎身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成為傳世的名句,他寫下這首詩不只是石灰形象的寫照,更是他日后的人生追求。

于謙一生都如詩中所說,堅持原則和自我,譜寫了一曲人生的贊歌。

于謙的「石灰精神」成為后世英勇卓絕的象征。

3、最清空脫俗的詠雪詞:行天入鏡,做弄出、輕松纖軟。

《東風第一枝·詠春雪》

宋·史達祖

巧沁蘭心,偷黏草甲,東風欲障新暖。謾凝碧瓦難留,信知暮寒輕淺。 行天入鏡,做弄出、輕松纖軟。料故園、不卷重簾,誤了乍來雙燕。

青未了、柳回白眼。紅欲斷、杏開素面。舊游憶著山陰,厚盟遂妨上苑。寒爐重暖,便放慢春衫針線。恐鳳靴,挑菜歸來,萬一灞橋相見。

詠物詞主要是借物抒情或托物言志,到南宋時,詠物詞已進入成熟期,不僅數量眾多,而且更重視寫作技巧和形式美。

史達祖以細膩的筆觸,繪形繪神,寫出春雪的特點,以及雪中草木萬物的千姿百態。

此詞題為「詠春雪」,卻無一字道著「雪」字,但又無一字不在寫雪。

全詞始終緊扣春雪纖細的特點來寫,「巧沁蘭心,偷粘草甲」、「碧瓦難留」、「輕松纖軟」均準確把握了春雪的特征。

冬雪帶來的是寒冷,而春雪帶來的則是希望。

4、最意味深長的詠竹詩:但令無剪伐,會見拂云長。

《嚴鄭公宅同詠竹》

唐·杜甫

綠竹半含籜,新梢才出墻。

色侵書帙晚,陰過酒樽涼。

雨洗娟娟凈,風吹細細香。

但令無剪伐,會見拂云長。

764年,杜甫在成都依附嚴武,過上了安定的生活。

這一天,在嚴武家宴飲,看著窗外的竹子,杜甫寫下此詩,表達希望得到嚴武提攜與栽培,最終「撥云見日」。

嫩綠的新竹有一半還包著筍殼,新長出的竹梢才高出墻頭。新雨過后,竹子更加美好潔凈;微風吹來,可以聞到淡淡的清香。只要不被摧殘,新竹一定可以長到高矗云霄。

「但令無剪伐,會見拂云長」的呼吁和預見提醒人們:對于一個新生的美好的事物,應該予以保護扶持,而不要讓它受到戕害摧殘。

中國人總是很委婉地表達內心的意愿。

5、最傲然不屈的詠梅詞: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卜算子·詠梅》

宋·陸游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這是一首詠梅的絕唱,也是陸游一生堅貞不屈的寫照。

陸游一生都堅持抗金,至死未休,可南宋朝廷卻是主和派占上風。

仕途不順,人生坎坷都沒有改變陸游的堅持,一如梅花。不媚俗,不屈服,清真絕俗,忠貞不渝的情懷與抱負。

孤獨地生長在斷橋邊,寂寞地承受著風雨,忍受著哀愁。她聽任百花的忌妒將她中傷,縱然她片片凋零,落在塵土中,粉身碎骨碾作塵,清香依然留存。

這首詠梅詞,通篇未見「梅」字,卻處處傳出「梅」的神韻,在對梅的贊詠中,顯示詞人身處逆境而矢志不渝的崇高品格。

6、最平淡而別致的詠蜂詩: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

《蜂》

唐·羅隱

不論平地與山尖,無限風光盡被占。

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

這首詠蜂詩諷喻不勞而獲者,對勞動者充滿了同情。

無論是在平原還是在山野,到處都可以見到蜜蜂忙忙碌碌采蜜的身影。辛苦釀成的蜜主要是用來供養蜂王,或被人所用,自己享用的卻很少,詩人替蜜蜂發出了「為誰辛苦為誰甜」的不平之鳴。

「采得百花成蜜后,為誰辛苦為誰甜?」詠嘆蜜蜂終生徒勞,所獲甚少,使人感慨無窮。

隨著時代的前進,勞動光榮成為普遍觀念,「蜂」越來越成為一種美德的象征,而埋頭苦干的勞動者也受到越來越多人的肯定。

早起勤耕作,歸來帶月光,醞釀生活的蜜。積極向上,努力前行,你會成為照亮自己亦照亮別人的那束光。

7、最凄迷深遠的詠蟋蟀詞:笑籬落呼燈,世間兒女。寫入琴絲,一聲聲更苦。

《齊天樂·蟋蟀》

宋·姜夔

丙辰歲,與張功父會飲張達可之堂。聞屋壁間蟋蟀有聲,功父約予同賦,以授歌者。功父先成,辭甚美。予裴回末利花間,仰見秋月,頓起幽思,尋亦得此。蟋蟀,中都呼為促織,善斗。好事者或以三二十萬錢致一枚,鏤象齒為樓觀以貯之。

庾郎先自吟愁賦,凄凄更聞私語。露濕銅鋪,苔侵石井,都是曾聽伊處。哀音似訴。正思婦無眠,起尋機杼。曲曲屏山,夜涼獨自甚情緒?

西窗又吹暗雨。為誰頻斷續,相和砧杵?候館迎秋,離宮吊月,別有傷心無數。豳詩漫與。 笑籬落呼燈,世間兒女。寫入琴絲,一聲聲更苦。

這篇詠物詞,借描寫蟋蟀悲鳴,傾瀉人間幽恨。

詞中以蟋蟀的鳴聲為線索,把詩人、思婦、客子、帝王、兒童等不同的人事巧妙地組織到一篇中來。

其中,不僅有詞人自傷身世的喟嘆,而且還曲折地揭示出北宋王朝的滅亡與南宋王朝茍且偷安,醉心于暫時安樂的可悲現實。

陳廷焯說:「以無知兒女之樂,反襯出有心人之苦,最為入妙。」(《白雨齋詞話》)

不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還是孤身在家的思婦,各有各的憂愁。

8、最幽怨纏綿的詠柳絮詞: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宋·蘇軾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在蘇軾筆下,柳絮像花又不是花,而是離人淚。

這是一個思婦,面對漫天飛舞的柳絮,覺得這微小之物蘊含著無限的情思,像極了柔弱的自己。

她醉倒了,在夢里,她飛越千里,到了情郎的所在,卻又被黃鶯擊碎了美夢。那空中的柳絮呀,像是我的淚水。

全詞不僅寫出了楊花的形神,而且采用擬人的藝術手法,把詠物與寫人巧妙地結合起來,將物性與人情毫無痕跡地融在一起,真正做到了「借物以寓性情」,寫得聲韻諧婉,情調幽怨纏綿。

楊花與思婦,在詞中互隱互現,細看對方,都是鏡中的自己。

9、最氣勢凌厲的詠菊詩: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不第后賦菊》

唐·黃巢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后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

黃巢在起義之前,曾到京城長安參加科舉考試,但沒有被錄取。考試不第后,他豪情倍增,借詠菊花來抒寫自己的抱負,寫下了這首《不第后賦菊》。

黃巢借詠菊以抒抱負,境界瑰麗,氣魄恢宏,筆勢剛勁,格調雄邁,成功地塑造了抒情主人公那身披甲胄,手擎長劍,氣沖霄漢的英雄形象。

「我花開后百花殺」、「滿城盡帶黃金甲」等句,語調斬截,氣勢凌厲,對后世許多有志之士的思想產生了積極影響。

沒有一個黑夜不會逾越,沒有一個黎明不會到來。

10、最清新鮮麗的詠山泉詩:恬澹無人見,年年長自清。

《詠山泉》

唐·儲光羲

山中有流水,借問不知名。

映地為天色,飛空作雨聲。

轉來深澗滿,分出小池平。

恬澹無人見,年年長自清。

這是一首別致的山水詩,也是一首有所寄托的詠物詩。

臘八粥風味清淡,與肉不一樣,卻甚得詞人喜歡。

靜寂的深山里,一股清泉徐徐流動,給這僻遠之所平添一活氣它流淌在平地之時,恰似一面新亮的鏡子將蔚藍的天宇盡映水底;它飛瀉于山下之際,又如瀟瀟春雨般潑灑半空,煞是壯觀。

盡管山泉清凈而鮮活,可是當它流入深澗,水滿溢出,分引到小池中,山泉的「恬淡」無人關注,可它仍然年復一年,自潔自清,保持著一塵不染的秉性。

山泉即詩人自己,山泉崇尚恬淡自然、飄逸出俗的高潔境界即詩人要追求的個性。

我愿化為一股山泉,澹泊、清凈,過完此生。

人有太多的情緒要發泄,有太多的感情要傾訴,投之于物上,方有詠物詩。

在詩中,有人生的堅持,有人生的理想,更有情感的寫照。

如果你也有時間,就來讀一讀這些詠物詩吧,在詩中,找到屬于自己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