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與納蘭容若齊名,暗戀妻妹,寫下一首詞,心酸了300年

如果你和暗戀了很久,卻注定無法相伴的女子坐一只船,會怎樣呢?

大膽地向她告白?

將感情埋在心里,獨自咀嚼?

300多年前,一位叫朱彝尊的詞人,與暗戀許久的妻妹同船,卻一句話也沒說,寫下一首詞,27個字,充滿了心酸。

詩名《桂殿秋·思往事》。

《桂殿秋·思往事》

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

共眠一舸聽秋雨,小簟輕衾各自寒。

他與她同船而臥,船外秋雨綿綿,身上蓋著薄薄的被子,各自忍受著寒冷。

初讀時,無限惆悵,咫尺天涯,也不過如此。

世間愛情千萬種,唯有愛而不得最心酸!

這首辛酸的小詞,是朱彝尊寫給自己的妻妹馮壽常的。

-1-

在錯誤的時間,遇上對的人

也許,你對朱彝尊并不熟悉,他是與納蘭容若、陳維崧并稱「清初三大詞人」,在詞壇享有盛譽。

在人世間,不論是皇帝還是平民,都逃不過一個情字,朱彝尊也是如此。

朱彝尊出生于書香世家,曾祖父是明代狀元,家族顯耀。

可到了朱彝尊這一代,家道中落,三餐都無以為繼。

自古以來,中國人娶妻,都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到了適婚年齡的朱彝尊,無錢娶妻,于是,他到當地人馮家作了上門女婿。

馮家有六個女兒,朱彝尊的妻子叫馮福貞,是長女,下面還有五個妹妹。

朱彝尊來到馮家時,最小的妹妹馮壽常只有十歲。

因為才華高妙,朱彝尊教妹妹讀書識字。

馮壽常年紀最小,卻最為聰明,字寫得好,詩詞也寫得好。

愛情,在不知不覺中滋生。

朱彝尊用筆記下了馮壽常生活的瞬間。

還留著童發的馮壽常,朱彝尊說: 兩翅蟬云梳未起,一十二三年紀。

她穿了一件百褶裙,朱彝尊寫: 羅裙百子褶,翠似新荷葉。小立斂風才,移時吹又開。

她在刺繡,朱彝尊寫: 弱線手頻挑,碧綠青紅異。

全家搬家,朱彝尊眼中的她如畫: 全家剛上五湖舟,恰添了個人如畫。

兩人曾經私語談話: 那年私語小窗邊,明月未曾圓。

什麼是愛情?你的一舉一動,都牽動我心;你的一顰一笑,都動我心懷。

你隨便對我說了一句話,我的心里便翻江倒海,回味了許久。

-2- 帶給人類遺憾的,偏偏是愛情

古時,兩姐妹嫁予一個丈夫的例子,比比皆是。

可朱彝尊卻想都不敢想。

貧寒的家境,讓他在妻子家已經受到諸多白眼。又怎能指望他們再嫁一個女兒給自己呢?

時間流逝,留著童發的女孩子慢慢長大。

馮壽常被母親許嫁給了一戶有錢人。

朱彝尊將自己心中的無恨情意傾訴于詩詞中。

他有一首長詩《風懷二百韻》,五字一句,十個字一個韻,一共五百句,壓了兩百個韻,寫的都是馮壽常。

在那個時代,出嫁的姨妹與姐夫本身就是需要回避的。

當愛情無法實現時,人總要找一個出口。

朱彝尊將這無法言說的感情,投在筆端,留下許多名篇佳作。

這首《桂殿秋·思往事》就是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作品。

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

共眠一舸聽秋雨,小簟輕衾各自寒。

這是一件往事。

那是一個秋天,因為搬家,兩個人幸運的同坐一只船。

透過她低垂的美麗的眉毛,背后映出江南起伏的青山。

秋雨綿綿,她睡不著,他也睡不著,聽著凄寒的秋雨,各自孤單。

兩人雖在一艘小船里,卻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各自守著一份徹骨的孤寒,卻注定無法擁抱取暖。

發乎情,止乎禮。面對跨越不了的界限,只能把這份不倫之情深埋心底。

-2-愛情,是想觸碰卻縮回的手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是,你愛的人,也恰好愛著你。

世界上最心酸的事情是,兩個人明明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唐代詩人張籍有一首名作《節婦吟·寄東平李司空師道》。

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我已有夫婿,你贈我明珠,我只能含淚奉還,只恨我們相遇得太晚了。

有一位哲人說過: 愛是想觸碰卻收回的手。

像朱彝尊,也像極了《一代宗師》中的宮二。

宮二一生干凈利落,在人生的最后,她坦然告訴葉問: 我心里有過你。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

她知道,葉問有妻子,婚姻和睦,而她,也有自己的自尊,在漫長的歲月中,自己也只能將喜歡埋在心底。

克制是人生的必修課。

人不可能得到所有,面對禮法,面對親人,面對自尊,我們有時,要將一些情感埋在心里。

而每一個人,也要自己承擔屬于自己的那一份孤獨與寂寞。

朱彝尊如此,宮二如此,世人皆如此。

雖然人生,總是有許多的無可奈何,但是,我們還是抱著美好的希望。

希望所有的相遇,都恰逢其時;

希望所有的愛情,都開花結果;

希望所有的相守,都能天長地久;

希望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